拼多多巨额补贴成双刃剑:亏损难止,需警惕股价泡沫 春芽子童装_精选_滚动天下新闻网_www.thesemar.com

拼多多巨额补贴成双刃剑:亏损难止,需警惕股价泡沫

2020-06-28 09:12:48 钛媒体 分享

5 月 22 日,阿里和拼多多前后脚发布了今年一季度的财报,而前几天京东财报已经先行发布。至此,国内三家主要电商平台的一季度财报全部集齐。

由于一季度正值国内疫情最严重之时,财报也可视为国内电商企业应对疫情交出的一份答卷。三家平台中,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应该是拼多多,作为后来者它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,改善经营状况。

营收超预期,但 GMV 被质疑

拼多多 Q1 财报中,营收数据表现非常亮眼,远超分析师预期。财报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拼多多收入为 65.41 亿元,同比增长 44%。而之前市场预期值为 49.69 亿元,拼多多 Q1 营收超出了市场预期 3 成。也正是这组漂亮的数据,带动了拼多多股价的大涨。

不过财报另一个数据—— GMV,却面临着业界人士的质疑。拼多多在财报中没有直接披露 2020 年 Q1 的 GMV,只是称截止 2020 年 3 月 30 日过去 12 个月的 GMV 同比增长了 108%,有人根据历史数据和财报披露的增速,推算出拼多多上个季度的 GMV 同比增长 99%,相当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。

今年一季度正值国内疫情高峰,各地纷纷执行封闭式管理,整体经济被按下暂停键,零售商业受到了严重冲击。由于物流体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停滞,2 月份社会化快递几乎全面停运,从 3 月份才慢慢恢复,导致电商行业整体遭受重挫。春节后普遍宅家两个月的我们,对此都有亲身感受。第三方的数据也可以佐证,据国家邮政总局披露的数据显示,2020 年一季度全国快递单量仅仅同比增长 3%,而快递收入甚至同比略微下滑。

京东和阿里的财报虽然没直接提及该季 GMV,但从财报的收入和活跃买家等数据来推算,它们的 GMV 应该有一定的同比增长,其中京东由于自营物流的天然优势受影响较小,其同比增速应不低于两位数。但在拼多多同比翻倍的 GMV 增速面前,阿里和京东都显得黯然失色。

由于拼多多物流体系最为薄弱,在三大电商平台中应该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一家。有人推测,拼多多财报 GMV 高速增长反直觉,有以下几种可能:

1、平台成交但未在当季完成发货交付的比例较高;2、平台统计口径不同等原因带来的数据 " 水份 "。3、国家邮政总局的数据可能有遗漏不全之处。

其中 3 的可能性比较小,因为快递业数字化管理程度远高于其他行业,邮政总局可全面掌握行业大数据。2 的可能确实存在,因为今年一季度快递停摆比较严重,平台对商家发货时效有所放宽。但春节期间补货本来就困难,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,商家上架销售的存货并不多,有影响但不大。

三个因素之中,数 2 的可能性最大。因为现实中,不同的电商平台有各自不同的统计口径,比如阿里曾声明天猫 GMV 的口径是 " 完成了支付的 "(订单),接近于成交额,拼多多的 GMV 口径很可能与传统电商平台有所不同。这是有据可考的,去年 11 月 27 日,拼多多在质询回函中曾隐晦表示,其 GMV 包含了取消和退款的订单。不同的口径下,相同的指标计算会产生较大的出入,这或是拼多多财报和外界印象相去较远的主要原因。

恰好有第三方研究机构发布过今年前几个月各大电商平台的 GMV 数据,可供参考。5 月 18 日,由数据分析机构 " 超对称 " 举办的一场在线公开课中,首次披露电商平台疫情后恢复调查数据。今年 1-3 月,拼多多的 GMV 大约 1940 多亿元,同比增长 28%。这个数据与大众的直觉相符,和邮政总局的行业大数据也不矛盾,应该更接近于大众统计口径下的情形。即:拼多多在疫情后出现报复性增长的可能性很小,而是与行业整体一样正处于缓慢的恢复中。

这表明,由于在物流、供应链等方面的短板,拼多多无法像阿里通过菜鸟网络、京东通过自有物流那样,迅速作出调整增加物流运力,以推动平台商家复工。疫情并没有成为拼多多的推进器,反而更像一块试金石,照出了它的短板。

份额易得,核心竞争力难换

去年 8 月发布当年 Q2 财报时,拼多多曾经预计将在今年实现年度盈利,并将利润率目标定为 5%。过去几个季度以来,拼多多确实在往这个方向努力,曾连续多个季度都实现亏损收窄。

不过,拼多多的预计目标今年极可能要落空。这次 Q1 财报,拼多多的亏损不但没有收窄反而大幅扩大。今年一季度拼多多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41.193 亿元,而 2019 年同期为 18.877 亿元,同比亏损扩大了 118.21%,远远超过了营收 44% 的同比增速。

拼多多今年一季度的总运营支出为人民币 91.08 亿元,而 2019 年同期为人民币 57.624 亿元,同比增加了 58%。说细一些,拼多多总运营支出大体可分为两大类:一是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高达 72.97 亿元,同比增长 49%;二是收入总成本为 18.32 亿元,较 2019 年同期的人民币 8.733 亿元增长 110%。

对此,拼多多给出的解释是:一方面是在疫情期间,为了帮助商家主动降低平台营销成本,还将相当流量资源免费支持给了医疗用品等类目;另一方面,拼多多加大在技术、产品和商品直接补贴上的持续投入,如补贴、带宽成本等。

这个解释在市场费用上确实说得通,但不争的事实是:运营成本增速超过了营收,未能呈现出随着规模扩大而平均成本下降的应有趋势,表明拼多多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并不理想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